时间:2022/8/13来源:本站原创作者:佚名
中科公益爱心 http://m.39.net/baidianfeng/a_6032498.html

他是中国最神秘人物,号称“蒋介石的配剑”、“中国的盖世太保”,被美国总统罗斯福称为中国的海因里希·希姆莱,他就是国民党军统特工戴笠。只要是跟蒋介石为敌的人,都是戴笠的迫害对象。

戴笠字雨农,年5月28日出生。戴笠的父亲是衢州府衙的一名巡警,名叫戴士富;戴笠的母亲是浙江省江山县贵族蓝氏家族后代,名叫蓝月喜。在戴笠四岁的时候,戴士富去世,蓝月喜独自抚养戴笠。

戴雨农是浙江省衢州府江山县保安乡人,毕业于黄埔军校,在上海股票交易所结识了国民党的蒋介石,后来因为得到蒋中正的信任,担任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主任。戴雨农在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情治机关军统局的身份是副局长,却是军统局的实际领导人。

军统局和中统局好比国民党的东厂和西厂,职能类似,却也明争暗斗。但是,无论如何,作为蒋介石的左膀右臂,国民党的军统局一把手戴笠,是蒋中正最为倚重的人物。

蒋介石的民国总统位置,是从孙中山先生手里继承的,但是,蒋介石违背了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走上了独裁统治,在中国国民党内排除异己,曾经派特务暗杀过许多中国国民党内异议分子。

在抗日战争时期,军统局在戴笠的领导下,暗杀了许多日本人及与日本人合作的汉奸。而在解放战争时期,无数中共及民主党派人士被军统局杀死、迫害。

年5月,白世维奉戴笠之命,刺杀北洋军阀汉奸张敬尧;年6月,赵理君在戴笠的指示下,暗杀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副主席杨杏佛;年11月13日,上海《申报》主持人史量才被赵理君暗杀,死于沪杭道上,亦是戴笠指使;同年11月24日,察绥民众抗日同盟军第二军军长吉鸿昌被戴笠手下吕一民刺杀。

年10月,王亚樵在广西梧州去世,死于戴雨农的暗杀;年,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后,被戴笠软禁。年2月,时任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箓,亦遭到戴笠的刺杀;年3月,发生河内刺汪事件,暗杀汪精卫的陈恭澍等人,同样是戴笠派遣的特务。

年,因飞机失事,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首长戴笠身亡。戴笠追随蒋介石之后,对其怀有烈火般的赤胆忠心,所以,戴笠之死,蒋介石痛哭失声,分外感慨,追认戴雨农为陆军中将。

戴笠头脑周密细致,深谙人情世故,加之神出鬼没、行踪不定,又异常残忍,冷酷无情,始终是中国共产党眼中的祸患。后来,周恩来总理评价说,戴笠之死,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后来,国民党蒋介石在解放战争中节节败退,只得狼狈逃往台湾。蒋介石感慨道:“若雨农不死,不至失大陆!”

戴笠的儿子戴藏宜

戴笠一生风流成性,曾在重庆“神仙洞”与电影皇后胡蝶同居,据传胡蝶 的女儿就是戴笠的私生女。与此同时,戴笠还染指许多军统内部的女特务。军统局的下属们投其所好,常常在戴笠出行时,安排漂亮女秘书随车。

当然,戴笠是有妻子的,就在他小学毕业之后,年仅16岁的戴笠就娶了毛秀丛为妻。毛秀丛比戴笠大两岁,当年18岁,次年,19岁的毛秀丛为戴笠生下戴藏宜。戴藏宜是戴笠 一个确定的独子。

结婚后的戴笠,又继续去了杭州就读省立一中,年入学黄埔军校第六期。不久之后,戴笠便结识了黄埔军校的校长蒋介石,成为国民党军统局的一把手。

而年出生的戴藏宜,自然被留在戴笠的老家保安乡,由戴笠的母亲蓝月喜一手带大。隔代带娃,蓝月喜溺爱戴藏宜在所难免,所以,戴藏宜从小就娇生惯养,养成了许多纨绔子弟的恶习,不爱读书成了必然。

戴藏宜不怕奶奶,蓝月喜自然也对这个 的孙子束手无策,但是,考虑到戴藏宜还小,不能不读书,不能失去管教,蓝月喜便把管教戴藏宜的义务还给了儿子戴笠。

在戴笠的强行安排下,戴藏宜前往上海读大学,在过了新鲜劲之后,无心读书的戴藏宜整日沉迷玩乐,到处惹祸,戴笠无暇管教儿子,又把戴藏宜送回了老家蓝月喜的手里。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因为戴笠在军统局的权势,戴藏宜得以狐假虎威,戴藏宜回到老家之后,竟然先后担任过校务主任、代理校长、乡长,乡兵役协会常务干事等多个职务。

既然戴藏宜是纨绔子弟,难免跟他父亲一样风流成性,更兼二世主的狐假虎威,惹得学校里的女教师怨声载道,却不敢直接得罪戴藏宜。

年,毛秀丛因病去世,戴笠让戴藏宜前往上海料理丧事并将母亲毛秀丛的骨灰带回老家保安。后来,为了培养儿子,戴笠又要求江山县县长成立国民自卫队,而自卫队主任的位置,自然是戴藏宜的。

杀害共产党地下区委书记华春荣

年,23岁的戴笠负责看管家里的山地,在一次上山巡逻的时候,偶遇了一个挖野菜的美丽少女,风流成性的戴笠便起了歹念,无故上前调戏。

遭到对方拒绝后,恼羞成怒的戴笠居然诬陷少女偷他家的竹笋,并趁机用枪,抓住了少女。少女自然是奋力反抗,誓死不从,但毕竟力气有限,只能大喊救命,希望有好心人路过此地,救下自己。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个彪形大汉闻声而来,高声喝道:“禽兽,住手!”此人便是家住化龙溪的华春荣,华春荣是广渡乡乡长,又是纸行老板,他见戴笠光天化日之下欺负少女,仗义向前,将戴笠狠狠揍了一顿。

戴笠打不过华春荣,当时就吃了亏,虽然自己理亏,但是,戴笠原是个纨绔子弟,自然不肯善罢甘休,他回到家后,越想越生气,便派人去打探对方身份,意图报仇。

听说对方家境殷实,戴笠又改变了主意。恰巧戴笠的一个亲戚娶了华家的女儿,他便厚着脸皮上门攀亲戚。戴笠的油滑,可见一斑。

华春荣是个直性的汉子,他见戴笠道歉,不疑有诈,抱着冤家宜解不宜结的态度,接受了戴笠的道歉。为了让戴笠能够改邪归正,从此做个好人,华春荣决定与戴笠交朋友,感化他,却不料引狼入室,最终给自己招致了杀身之祸。

戴笠见华春荣如此单纯好骗,时常到华春荣的纸行找他,真实目的是混吃混喝。华春荣生性豁达,也不想跟戴笠将计就计,始终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然而,戴笠却得寸进尺,他在华春荣的纸行混熟了之后,竟然趁华春荣不在,打起了坏心思,经过一番观察,蓄谋已久的戴笠竟偷得一封盖有纸行印章的信函。

戴笠偷了华春荣带印章的信函干嘛用呢?原来,他剪掉信函有字的部分,留下信函带有印章的部分,在信函空白处添了几个字,竟然得以用华春荣的名义在钱庄支取了一百块大洋。

华春荣被冒用了身份,却始终蒙在鼓里,有着戴笠继续到他这里来胡吃海喝。年底的时候,华春荣的纸行要和钱庄对账,这时候的他,才发现戴笠干的坏事。

当时的一百块大洋并非小数目,华春荣便找到戴笠,让他还钱。戴笠说,一百块大洋早就被他花光了,一分钱没有。华春荣无奈,为了防止戴笠再犯,为了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华春荣便让戴笠写下了《悔过书》。

后来,戴笠离开了老家,去上海闯荡,凭借着察言观色的本事,结交了黑帮老大杜月笙。戴笠与杜月笙称兄道弟之后,觉得自己已经今非昔比,社会地位远远高于华春荣。

戴笠在江湖上行走,最看重的便是自己的声誉,若是让人知道他曾经做过的事情,岂不是很丢人?华春荣手里拿着戴笠的《悔过书》,便是拿着戴笠的把柄,这让戴笠寝食不安。

戴笠不想受制于人,便特意写信给华春荣,向他索要当年的《悔过书》,但是,华春荣却并未回信,戴笠对此非常不满,却也无可奈何。

年4月,戴笠在国民党军统局混得风生水起,已然是蒋中正身边的红人,为了解决《悔过书》的问题,衣锦还乡的戴笠特地邀请华春荣吃饭,想于席间讨回《悔过书》。

但是,华春荣却没有赴约,戴笠为此大为光火。席间,作陪的张培森却告知戴笠,他知道华春荣的情况。

早在北伐时期,华春荣就已经加入了共产党,而当时的华春荣,已经是中共地下区委书记。国民党与共产党属于不同的政党,政见不同,难怪华春荣断了与戴笠的来往。

听到这个消息,戴笠脑子里动了杀念,他决定公报私仇,直接暗杀华春荣,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

于是,戴笠离开回到了重庆,给儿子戴藏宜发了一份电报,让其亲自出手暗杀中共地下区委书记华春荣。戴藏宜为父杀人,手里染上了革命者的鲜血,背负人命,为他以后的结局埋下了伏笔。

年6月19日深夜,戴藏宜暗下毒手,用毒药害死了华春荣和他的家人,连同他年幼的儿子。

戴笠去世

完成了父亲戴笠交代的任务之后,戴藏宜借着戴笠的关系网,在国民党内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年建立了电台,年当选为县议员,年参加蒋经国发起的“十万青年十万军”的运动,当任忠义救国军少将参议,京沪铁路警务处少将专员等。

当然,戴藏宜后面还加入了军统,还被委任为南京卫戎司令部上校秘书,可谓是一路顺风顺水。但是,好景不长,戴笠很快因为戴笠飞机失事去世。

年,戴笠出事后,蒋介石声泪俱下,亲自为其选墓地,又在国民党内部为他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悼念活动,并亲自出席葬礼,对戴笠的去世表示痛惜,他说道:“唯君之死不可补偿”。

蒋介石对戴笠确实非常好,戴笠死后,蒋中正特地弄了个“戴雨农将军纪念事业筹备处”,还让戴笠的儿子戴藏宜当主任,又让戴藏宜负责筹建了“雨农中学”、“雨农图书馆”、“医院”。

而戴笠的下属毛人凤,在戴笠失事后便接替其管理军统,毛人凤对戴笠的家属也非常好,为了不让年老的蓝月喜过度悲伤,一直对老太太隐瞒了上司的死讯。每次蓝月喜问起戴笠,毛人凤就说戴笠被蒋介石派到英国(意指阴间)去公干了。

蓝月喜的73岁生日,也是毛人凤组织的,国民党要员们给蓝氏送了一共28件贵重的生日贺礼,这笔钱成了戴家最主要的财产。

戴笠出事后不久,蓝月喜也病故,戴藏宜为祖母大办丧事,因为蓝氏为人和善,当地很多人都自发送行。就在蓝氏丧礼办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长江,杭州被解放,又一个月后,戴笠的老家江山也被解放。

国民党军队开始节节败退,直至退守台湾,战事吃紧,戴藏宜作为国民党军统局戴笠的儿子,自然也开始带着妻儿和随行准备逃亡,一起被带走的还有武器和财产。

戴藏宜被自己人出卖落网

戴藏宜原先也打算逃到台湾去,他的逃亡路线是先通过仙霞岭古道南行,到达当年军统的“东南办事处”,转道福州、马尾、越海、台湾。

但是,戴藏宜刚刚携家带口逃到福建浦城县的水北乡的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就已经到达闽北境地。此时的戴藏宜,最害怕的事情,便是正面遇到中国共产党的军队。

然而,让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被穿着国民党军服的乡民团小兵出卖了。戴藏宜以为对方是自己人,心里舒了一口气,还要摆谱,却不料,此一时彼一时。

正是戴藏宜开口摆谱,要见乡民团团长王根发的行为,让对方明白他不是普通人,而乡民团团长王根发也已经不吃国民党要员的那一套,戴藏宜就此落网。

戴藏宜自报家门道:“我是戴笠的儿子,浙江省江山县参议员戴藏宜。”王根发不屑地嘲笑他道:“戴笠?哪个坐飞机去见阎王的?别说他了,今天就是阎王来了也得走流程。”说罢便把戴藏宜带的箱子抢了过来并打开。

财动人心,戴藏宜箱子里的美钞和黄金,让王根发下定了决心要私吞这一切。而戴藏宜视为“法宝”的祝寿礼单和贺信,在 眼中倒是有些价值,而对于眼前的乡民团团长王根发来说,一文不值。

于是,乡民团团长王根发下令把戴藏宜等人关起来,便开始分赃。不义之财,见者有份,抱着这样的心思,在场的乡民团成员闹翻了,人人都希望自己多得一些好处,分赃不均,使他们僵持了好久。

就在此时,十几名解放军持枪赶来,控制了现场。原来,乡民团中位卑言轻的人自觉自己捞不到油水,心有不甘,便跑到解放军处去告密,所以,解放军能快速准确到达这里。

如果不是那张印着国民党高级部门头衔的礼单和贺辞,也许戴藏宜还可以撒谎狡辩,给自己编一个身份,蒙混过关。

然而,正是这些宝贝成了坐实戴藏宜身份的催命符,既然对方不是寻常人物,解放军只得将他们押往浦城交由47师政治部看管。

戴藏宜也明白,如果中国人民解放军知道自己是戴笠的儿子,加上自己犯下的那些罪,肯定是死路一条,所以,他干脆铤而走险,直接跳窗逃回了老家江山。

好不容易得了性命的戴藏宜,已经几乎身无分文,无处可去的他回到了老家江山,然而,过惯了好日子的他,一时竟然过不惯这没钱没人伺候的生活。

一直躲躲藏藏也不是办法,随着中国共产党政府解放进程越来越快,戴藏宜知道,自己终究还是躲不过的,于是,他咬咬牙,准备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戴藏宜想着,破解自己的机灵,或许能糊弄过去。

年,7月14日的中午,戴藏宜来到已经解放的县政府,他告诉告诉武装部的门卫,自己是来跟长官们会晤的。门卫便带着戴藏宜去见县委书记苏明和县公安局长李春林。

戴藏宜一进办公室,就开始跟中国人民解放军套近乎,称呼县公安局长李春林为“李局长”,称呼县委书记苏明为“苏县长”。

公安局长李春林和县委书记苏明对戴藏宜都没有什么印象,毕竟,戴藏宜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只是因为父亲是戴笠导致他的身份有些特殊罢了。

县委书记苏明正想问戴藏宜是什么身份,一位曾是地下工作者的队员倒是认出了戴藏宜。这位地下工作者告诉苏明,眼前这个人长得跟戴笠几乎一样,他就是戴笠的独生子戴藏宜。公安局长李春林听说对方是军统局戴笠之子,非常疑惑,问他来意。

戴藏宜一脸谄媚地说道:“各位长官,我是跟大家当面会晤的,因为我非常感谢中共政府对我们这些人的宽大处理,我对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后悔惭愧,所以前来认错,还希望各位长官能宽宏大量啊。”

公安局长李春林不为所动,他立刻申明立场,共产党是人民民主专政的政党,要求戴藏宜汇报自己的罪行,不要油嘴滑舌。

苏书记说道:“我党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胁从必究。你将自己的罪过交代清楚,可以对现存的军统分子进行揭发,揭露潜伏下来的特务,将功补过。”

鉴于戴藏宜的自首情节,县政府人员放松了警惕,让戴藏宜自己到隔壁小房间,带上纸和笔,好好将自己的罪行写下来。戴藏宜想起自己曾经迫害中共党员华春荣,担心交代出来又是死罪,于是,他再一次逃跑了。

戴藏宜在县政府自首之后又逃跑的事情,引起了县委书记苏明和县公安局长李春林的注意,他们实在想不到对方居然会如此反复无常,便把此事上报了上级领导,上级要求江山县政府限期抓住戴藏宜。

江山县政府的抓捕人员前往戴藏宜的老家搜查,这自然是戴藏宜早就料到的事情,他既然已经暴露了身份,自然只能改变自己的行踪,不会留下了坐以待毙。

那么,戴藏宜到底去了哪里呢?有人说看到他往山林的方向去了。茂密的山林确实是一个好的藏身之地,不好被找到,但是,山林里面并不安全,戴藏宜难道就不怕山林里凶猛的野兽吗?

要抓到戴藏宜,还是得发挥人民群众的力量,这一点,中国共产党最有经验了。最终,在人民群众的帮助下,江山县政府智擒戴藏宜。

江山县一位姓祝的老师,曾经教过戴藏宜,对附近乡里的人也都比较熟悉。祝先生平时喜欢去乡政府旁边的邮政代办所看报纸了解局势,有一天遇见一个不识字的乡民买报纸,却听说对方是来买报给少爷看的。

原来,当地人戏称戴藏宜为少爷。祝老先生意识到政府正在抓捕的戴藏宜就藏在附近,便马上赶去县政府告知情况。最终,崔副局长亲自带队前往,把戴藏宜抓了个正着,连夜送到杭州小车桥省 监狱。

戴藏宜被关进了杭州小车桥省 监狱,却依然抱着侥幸心理,企图通过装疯卖傻、演戏,再次逃脱,不能如愿之后,又在认罪状的 一句写道:“若得在人民政府领导下,安居乐业,实乃大幸也。”

由于戴藏宜曾经迫害中共党员,隐瞒罪行,并且两次逃脱,认罪态度极其不好,最终,法院以反革命罪判处戴藏宜死刑。

戴藏宜被处死的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特地派特工潜返大陆,将戴笠之子戴藏宜的妻儿接往台湾。戴藏宜的妻子和两个儿子偷渡到台湾,次子戴以宏留在大陆,被送进了宋庆龄资助开办的孤儿院,也得以幸存。


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http://www.13801256026.com/pgzl/pgzl/1136.html
------分隔线----------------------------